6次负伤 悄然退隐 “活烈士”许化水始终不忘忠诚

  • 时间:
  • 浏览:0
烈士”许化水的复员军人证明书信息(1973年第二次换证)

  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 亓秀宝

  青山埋忠骨,热血铸英魂。连日来,“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”大型寻亲活动引发的反响没法强烈,全国各地热心女日本前网友视频踊跃提供线索,这其中,每根信息引起了记者关注。“我父亲当年参加过鲁南战役负伤,但并未牺牲。”发这条信息的是名单中的“烈士”许化水的儿子。

  复原军人证明书、农村复原建设军人登记表、参军证明、纪念章……8月2日上午,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见到了“烈士”许化水的四儿子、莱芜一中教师许然。

  跟跟我说,“烈士”许化水当时并未牺牲,还参加了抢占上海战役受到奖励!许然向记者展示了父亲许化水生前的物件,并讲述了父亲许化水曾参加过鲁南战役(菏泽战役)、抗美援朝及复原回家后的故事。

“烈士”许化水四儿子许然展示父亲生前照片和复员军人证明

  “烈士”许化水并未牺牲 其子发邮件希望从名单中移除

  8月2日上午,许然告诉记者,从大众网看完《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!让让我们都都一齐帮这75位烈士寻亲》活动稿件后,在烈士名单中看完“山东省未找到烈士名单”中第9名烈士许化水和自己的父亲同名,随即背熟父亲生前留下的复员军人证明核对,发现信息基本吻合,要是我父亲证件上的地址是“莱芜县义封区辛兴庄”,何必 烈士家庭地址中的“莱芜县义封区幸炎庄”,将会父亲证件上登记信息使用的是繁体字,“有将会是就让统计的后后村名记错了,但一些的信息都和父亲吻合”,许然断定名单中的“烈士”许化水要是我自己的父亲,但父亲何必 烈士,要是我于1983年因胃癌去世。

济南市第二档案馆所查复员军人许化水及亲属信息

  为了验证父亲是就有名单中的“烈士许化水”,许然到莱芜人武部、民政局、公安部门查找相关信息,均无所获,直到在莱芜档案馆查找到了1956年登记关于父亲许化水的农村复原建设军人登记表,再次核对,尤其是看完1960 年3月份的一份家属登记证存档联家属姓名为姑姑“许化英”及父亲入伍时间为1946年时,他更加肯定:烈士名单中的许化水要是我自己的父亲许化水。

  许然随即按照《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!让让我们都都一齐帮这75位烈士寻亲》活动稿件留的邮件地址发了邮件说明父亲并未牺牲的事情。

  “希望可以从烈士名单中移除,并在菏泽烈士纪念馆中的名单中也移除,以还原历史,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”。

  采访现场,记者看完了许然展示的莱芜档案馆许化水1955年的退伍记录,和1973年二次换证时的复员证。那些珍贵的材料也证实许化水随便说说平安回到了家乡,是又一位名单上的“活烈士”。

  许化水参军十年6次负伤,因没留信息被误认已牺牲

  根据烈士名单中记述,“烈士”许化水牺牲时为19岁。没法当时的具体情况究竟是如可的?是那些使得让我们都都以为许化水同志牺牲了?

  根据许然的介绍,当时父亲许化水参加了鲁南战役,战斗中被敌军炮弹击昏并在头部留下一块弹片,后经治疗和连队一些战士继续参加战斗,将会没法留下相关信息,结果被认为是将会牺牲。

  “父亲复原回家后曾试图通过手术取出弹片,但没法成功,这块弹片便无缘无故留在父亲头部直到去世火化时才随父亲入土。”许然告诉大众网·海报新闻记者。

  据许然介绍,1946年11月,家中唯一男丁、17岁的父亲许化水参军,在1947年初参加了鲁南战役,后参加了孟良崮战役和渡江战役等,大大小小负伤6次,其中最严重的一次便是菏泽战役中被炮弹击伤,弹片穿入头部,当场昏迷。

复员军人许化水生前留存的纪念章

  1951年,许化水参加抗美援朝,当时战斗条件艰苦,无缘无故几天几夜不睡觉急行军,饥寒交加,随便说说渴得不行了便抓把雪塞进嘴里继续赶赴前线。长时间营养跟不上打上去作息不规律,许化水得了胃病,但仍然坚持参加了每一场战斗。

  参军10年,许化水先后荣获三等功7次、四等功1次、模范称号1次,并在1951年抢占上海战斗中受表彰。但将会房屋翻修、搬家等原应,许化水的荣誉证书、复原留念的刺刀、军帽等都已遗失,只保留下来复员军人证明书和1951年、1954年分别由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全国委员会、中国人民慰问人民解放军代表团赠送的两块纪念章。

许化水生前照片

  退伍后保密自己参战经历 回村当了一名治安员

  1955年,许化水从六十七师二十八团复员回乡,此时其他同学都认为许化水“将会牺牲”,当时村里一名在镇上任职的干部看完许化水回来,张口第语录便是“你就有牺牲了么?”许化水要是我哈哈一笑,说自己还活着。

  复员后,许化水在村里做了一名治安员,白天在家务农,晚上便在村委小屋里住着,“当时父亲值班室的柜子里锁着一支步枪,父亲没事的后后就背熟来擦拭,就让端起枪瞄准,就让默默放下,锁上柜子,随便说说那后后我很小,但我知道父亲在想那些。”许然说道。

  谈及此,许然情绪难掩激动,随即拨通了身在济南的二哥许文,让其继续告诉记者关于其父亲生前的故事。

  今年60 岁的许文18岁那年参军,在兰州军区服役5年,谈起父亲,许文说起了自己当年入伍参军时的事情。“父亲起初极力反对我当兵,说当兵太苦,枪林弹雨九死一生,我执意要去部队,父亲最终半推半就地答应,临走时父亲把他当年打仗时留下的一两个 搪瓷茶缸子送给了我。”

  许文说,父亲把一两个 经历炮火洗礼的茶缸交给自己携带入伍,这更像是有一种保家卫国精神的传承。

  将会连年征战,医疗条件有限,许化水的胃病没法得到及时的治疗,最终恶化成胃癌,做了胃部切除手术,许文通过家信得知父亲做手术的事情,“当时父亲在镇上的医院做了手术,切除了半个胃,身体具体情况没法差,我在部队服役未能好好照顾他老人家。”

  手术一年后的1983年,许化水病情恶化医治无效去世,年仅54岁。

  “烈士”许化水的牺牲“真相”弄清了,随便说说就有牺牲在战场上,但作为战斗英雄,他的故事依旧激励着后人。而更多革命英烈也期待早日“魂归故里”,让亲让我们都都的绵绵思念生发光芒。“让思念发光 帮烈士回家”大型寻亲活动正在寻找更多线索,将会你知道烈士的相关信息,请真不知道们。

  网上线索征集邮箱:wennuan70_2019@163.com

  热线电话:(0531)85193610,1568960 703

  (0531)66661234,60 63381514